全球新冠肺炎大流行到底有多严重?

添加时间:2020年3月26日

从2019年12月初,我国武汉爆发新冠状肺炎以来已经历时近100天,由于我国政府及时采取了断然、有效的防控措施,目前新冠肺炎在我国的疫情发展已经得到了根本性的控制。无论是武汉还是其它地区,已经基本上清除了社区传播,目前新确诊的感染者主要来自于境外的输入和回流。我国作为此次新冠肺炎的重大爆发区域,疫情能够如此快速有效的被遏制,是值得国际社会重视和尊重的。

从世界范围来看,新冠肺炎在亚洲地区的爆发和传播应该属于第一阶段。首先,新冠肺炎在中国被发现,然后在东亚地区的中国和韩国快速蔓延,随后中东地区特别是伊朗广泛传播。由于中韩日三国都采取了正确的应对手段,疫情均得到了有效的控制,但是伊朗等中东国家的疫情还在快速发展中,令人担忧。

紧随亚洲疫情发展的是欧洲地区,目前已经发展成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的新中心,这应该属于新冠肺炎发展的第二阶段。目前全球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中,有80%都是欧洲国家,我们的数据分析结果显示,有些国家和地区的疫情严重程度已经超过了中国湖北甚至武汉。事实求是地讲,欧洲的疫情现状不容丝毫乐观,个别欧洲国家的疫情还存在着失控的可能性。

从上周末开始,随着美国对于新冠肺炎人群检测范围的扩大,美国新冠肺炎疫情的真实情况浮出水面,令人震惊的是在已经检测的30万人群中,阳性检出率达到了13.7%。这很有可能意味着疫情发展的第三个阶段,即在美洲大陆蔓延时刻的到来。预计美国最终的发病人数很可能会超过中国和意大利,排在全球的首位。

截止到3月25日,目前全球已经有195个国家和地区出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占全球所有国家和地区的85%,WHO已于3月11日宣布该疾病为全球性大流行病。下面我们通过数据分析,采用流行病学的统计方法,对于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的流行程度和严重程度进行深入分析,希望有助于人们进一步认识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的影响(基础数据参考了新浪网和凤凰网上公布的实时数据,数据统计截止到2020年3月25日12时)。

图一: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分布略图

世界北半球国家的疫情相对严重,可能与人员往来和交流、地理和气候条件、生活习惯以及经济活跃程度等影响因素相关。

目前全球新冠肺炎的疫情,已经出现了多点爆发的态势,而疫情最严重国家的分布与未来的世界欧亚经济中心转移线高度重合。更加巧合的是,在全球新冠肺炎三大重灾区中国、意大利和伊朗之中,中国和意大利是一带战略的起点和终点,而伊朗则是一路战略的最重要节点之一。

从武汉爆发新冠肺炎的传播规律来看,全球可能存在两个或两个以上的新冠病毒传染源。

图二:我国一带一路发展策略的辐射图

表一:目前全球新冠肺炎发病和病死状况的综合统计分析

预计此次新冠肺炎在全球造成的确诊感染病人将会达到100万人的规模。大致相当于2003年SARS疫情全球爆发时感染人数的120倍左右,但也不排除极端情况下会达到2009年甲流H1N1在全球爆发时感染130万人的水平。

预计此次新冠肺炎的全球病死率会达到5.5%的水平,超过2003年SARS病死率的一半以上,总体死亡人数会达到2009年甲流H1N1造成的1.81万人的规模的3倍以上。

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所造成的直接和间接经济损失无疑是巨大的,对于全球经济、金融市场和经济全球化的影响将是长远和难以估量的。仅仅从股票市场来看,我们估计,目前新冠疫情以来全球资本市场的市值损失已经超过了27万亿美元,相当于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给全球资本市场造成损失的将近4倍。截止到上周,就连股神巴菲特的投资组合的损失已经超过40%,资产损失过千亿美元。

1. 新冠肺炎在全球的发病风险。

从全球的角度来看,目前新冠肺炎的发病率还不算十分严重,整体人群的发病率只有大约5.5/10万,低于2009年甲流17/10万的发病率。但如果各国的防控措施不得力,未来疫情仍会在全球继续大幅蔓延。此外,欧洲和中东当前的疫情发展形势还很严峻,疫情发展的拐点还未到来,表一给出了目前全球新冠肺炎最严重的25个国家的发病情况,发病率前25名主要分布在欧洲和中东,经过与全球平均和中国的发病情况对比分析,可以清楚地洞悉这些国家疫情的流行程度。

表一:全球主要国家新冠肺炎的发病情况及发病风险

(发病人数少于200例的国家暂不计入统计表)

从计算结果可见:

全球新冠疫情最严重的25国,其发病率目前已经达到了全球平均水平的2-112倍。考虑到目前中国的疫情已经基本稳定,而上述25国的疫情还在快速发展中,所以最终这些国家的发病情况很可能会达到我国的5-500倍。按照中国的经验和教训,这些国家和地区都要采取严厉的管控手段。

全球疫情最严重的国家是圣马力诺,这个毗邻意大利的小国的发病率已经超过了中国武汉(352.64/10万),疫情已经非常严重,应该引起国际社会的充分关注。

从亚洲来看,东亚的疫情已经得到了显著的控制,中日韩虽然采取了不同的防疫策略,但成效都非常显著,非常值得其它国家借鉴它们的经验。

在中东地区,伊朗、卡塔尔、巴林和以色列形成了亚洲的另一个疫情爆发中心。特别是伊朗的疫情形势不容乐观,加之以其防御策略和疫情信息的不透明,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掩盖其疫情的严重程度,有可能会成为全球疫情控制的一个重要隐患。

从欧洲来看,全球的疫情发展重心,目前已经从东亚转移到了欧洲,世界上疫情最严重的25国中,欧洲已经占据了近80%,一些国家和地区的疫情严重程度,甚至超过了中国武汉。欧洲的疫情发展目前可以清晰地看到两条主线,一是以意大利和西班牙为疫情中心的主线,另一条疫情主线是北欧五国。令人不解的是,北欧五国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小的地区之一,但新冠肺炎的流行却高居全球的前列。

从美洲来看,以美加为核心的疫情正处于快速爆发状态,趋势大有赶超欧洲的态势。武汉疫情爆发以来,美国对中国的疫情充满了冷嘲热讽,错过了控制疫情爆发的最佳时间窗口,目前的形势还是非常严峻的。

2. 新冠肺炎死亡率及病死率情况。

病死率是指某段时期内,因某种疾病死亡的人数与同时期患某种疾病的病人数的比值。

死亡率是指某段时期内,因某种疾病死亡的总人数与同期平均人口数之比值。

病死率与死亡率之前的主要区别在于,病死率是用于描述某种特定疾病的严重程度,而死亡率则指某时间死于某病的概率。

目前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主要国家和地区所构成的死亡风险和严重程度,可以从表二和表三的计算结果中略见。

表二:全球主要国家新冠肺炎的死亡风险分析

(死亡人数20人以下的国家不计入统计)

从新冠肺炎造成人群的死亡风险来看:

全球疫情最严重的国家圣马力诺的死亡率已经相当于武汉的近4倍,而意大利也已经相当于中国湖北的2倍以上,西班牙人群死亡风险也已经超过了中国湖北,已经经历过疫情的国人知道这将意味着怎样的恐怖局面。而伊朗和欧洲部分国家很快就会面临与2个月前中国湖北同样的严峻局面,对于这些国家而言绝对是重大考验。

美国上周末首次进入全球新冠肺炎风险最严重的国家(前25名),预计很快其确诊病例就会超过意大利,位于海外国家首位;我们判断美国最终确诊病例也将会超过中国,占据全球首位。当然,从人群的死亡风险来看,目前美国和加拿大还处于偏低水平。

日本的人群死亡风险目前处于极低的水平,如果未来能够保持,绝对算得上是奇迹。采取类似措施的新加坡目前的发病人数也进入了快速增长阶段,防疫形势不容乐观。

表三 : 全球主要国家新冠肺炎的病死率分析

(死亡人数20人以下的国家不计入统计)

从新冠肺炎的病死率来看:

从1月13海外首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以来,目前该疾病的病死率已经接达到了4.5%的水平,大致相当于SARS病死率的一半。预计未来该疾病的病死率还会进一步上升,最终很可能会超过5.5%。

一般而言,发展中国家的新冠肺炎病死率会明显高于全球水平,同时也明显超过发达国家,这与国家的医疗技术水平、对于该疾病的认识和理解以及采取的防控策略和手段密切相关。中国作为最先爆发疫情的国家,新冠肺炎的病死率在全球处于中等水平,这得益于我国及时采取了坚决有效的防控措施。

同样处于新冠肺炎重灾区欧洲的德国,目前该疾病的病死率远远低于全球和欧洲的水平,这可能与德国免疫医学在全球处于领先水平有关,非常值得我国认真研究和学习。

3. 一些重灾区城市的疫情状况。

表四:全球主要城市新冠肺炎的严重程度分析

(主要选取详细数据披露的城市,每个国家城市样本不多于3个)

从一些重灾地区的典型城市来看:

像伦巴第、马德里和圣马力诺这样的城市和地区,无论是病死率、死亡率还是发病率都接近甚至超过了中国武汉疫情的严重程度,可以说达到了非常严重的程度,国际社会应该加大对这些城市和地区的救助和支持。

另一方面,其他国家和地区也要对这些疫情严重城市和地区的疫情外溢保持高度警惕。

4.主要结论

可以断言,此次新冠肺炎在全球的爆发,应该是本世纪以来全球面临的最严重的危机。它既表现为全球公共卫生危机,也已经表现为全球金融危机,还有可能会发展成全球的经济危机。任何低估其对社会各个层面造成的深远影响,都将会付出相应的代价。目前国内外很多学者都将这次新冠肺炎危机可能产生的后果,与1929年全球经济大萧条相提并论,但愿这只是人们对新冠肺炎可怕性的应急反应而不会成为事实。

新冠肺炎疫情对于目前经济全球化的发展,是一次严峻的考验,对于全球产业链的重构将起到重大推动作用。对于严重依赖外贸出口的国家、地区和企业来说,必须重新评估其市场地位和风险。中国、德国和日本尤其要注意。

新冠肺炎疫情目前已经扩展为全球化,当前全球疫情的形势非常严峻。这要求各国必须采取协调一致的措施,采取非常的手段,尽快遏制疫情的快速发展和蔓延。